双身狗

朱白小剧场7 吃瓜

*ooc 严重ooc

*个人脑洞,不升蒸煮


  这是一个酸酸甜甜的故事。

  故事的起源,是那个炎热的夏日。

  那是个及其炎热的夏日。也是白宇朱一龙难得可以呆在一起的几天,但是温柔善良的白居夫夫并不甘心如此平凡的度过这一天。在白宇的怂恿之下,朱一龙先生按照他们的“完美计划”换上了极具热带风情的短袖和大裤衩,贴上白宇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胡子和纹身贴,带上巨大的墨镜,以一个粗犷油腻的彪形大汉形象和难得白净细腻的白宇一起坐上了飞机。

  果然没有人认出他。

  下飞机的时候白宇在意料之内的被围堵。

  悠闲的朱先生坐在不起眼的角落,以其优良的视力观察着白宇,露出了温柔满意且带着一丝幸灾乐祸的微笑。在注意到白宇频频向他这里投来的焦急目光后,他的笑容越发快乐。

  最终,朱一龙先生以温柔快乐的目光注视着以白宇为圆心的庞大人群离他越发遥远。

  温柔善良的朱先生愣住了。

  ???!这不是我们策划好的剧情啊?让我和以一位保镖大哥互换呢?为什么变成了我全程吃瓜?

  “白宇真的好帅啊啊啊啊啊啊啊!”

  “是啊!我好想……”

  “不!!!你们不能!你们不可以!你们跟北老师是没有可能的!!!我们会永远守护白白的!!”

  呆滞的朱一龙被白宇的名字唤醒了,支离破碎的心涌上来一丝欣慰和忧伤。唉,没办法,小白的魅力真是……唉~

   再然后,震惊的朱一龙觉得自己感受到了威胁。

  那是一群没有走远的男粉丝在对抗女粉丝啊。

  “哥儿们……你女朋友是也在里面吧……唉,可怜天下吃瓜人呀!”

  忽然被塞了一块“大瓜”的朱一龙愣住了。

  一位眼神忧郁的男子坐在了朱一龙的身边,友好的对他伸出了手:“诶,我女朋友也在里面。看到那个穿粉色裙子的女生了吗?长发很疯狂的那个。唉…”

   “……嗯。”朱一龙不知道该说什么,露出一丝苦笑。

   “你说白宇有什么好的啊?不就是帅了一点,笑起来好看一点,性格好一点吗?虽然人确实还不错吧,嗯……”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酸涩的气息。

   “嗡!”手机的震动打断了朱一龙的思考和回答。

   “抱歉,我有点事……有缘再聊!”

   “没事没事!是你女朋友吧?再见哈!”

   “还有!祝你和你女朋友幸福!”

   “奇怪……这哥们都穿成这样了,我刚竟然还觉得他有点帅……”


   “龙哥啊……我现在开始意识到我们的天真……为什么当初要来这个城市啊啊!在我们之前呆的地方随便去哪里玩不好吗?我们到底为什么要来这里啊!现在怎么办啊!”

   “之前明明是你自己强烈要求的!还说这里很好,一定要带我来看看,我记得我尝试过阻止你的……”

  “龙哥!算了……那你就说现在怎么办吧,人这么多,现在是哪里都去不了了,以后也去不了什么地方了……”

  “我现在已经在去酒店的路上了,还是我们之前说好的那家。”

   “我就知道!我现在也在往那边去,已经上车啦!看来你会比我早到啊~”

    


   朱一龙确实到的很早,在等待的时候,他感到很难过。有一种自己家的小宝贝,被别人糟蹋了还联合着别人对抗自己的心酸。白宇他竟然感让自己吃瓜!虽然以前也吃过……但是当面强制自己吃啊,还是那----------------------------么大的瓜啊!又酸又涩啊!虽然自己很大度宽容,但是还是……好酸啊……

   白宇偷偷进门时看到的就是这样酸酸不甜的朱一龙。

   “龙哥!”

    “嗯,你到了。”

   “龙哥~你看,我给你买了西瓜!又冰又好吃!”

   “你还给我吃瓜?!”

   白宇终于想起了吃瓜的另一个意思,并对自己的愚蠢表示深深的难以置信。

   “龙哥我错了!我当初就不该这么作死说要出来玩的!我不应该在机场的时候完全忽视你的!我不应该给你买瓜的!”

   “不,我当初就应该更坚持的拦你的。我就不应该相信你的计划的。”

  “龙哥……”

   “嗯。”

  “龙哥……”

  “哦。”


  白宇现在很慌:男朋友吃醋生气了感觉哄不好的那种怎么办???

  朱一龙现在也很慌:一直吃男朋友的醋感觉有点上头停不下来了怎么办???


   白宇半跪在地毯上看着朱一龙,朱一龙坐在床上看着白宇,进行了一番长久的沉默对视: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我看着我男朋友的眼神完全严肃不下去了!!!好想笑啊啊啊!好想亲他啊!他好好看啊!

  


   “小白……你的西瓜呢?”

   “藏在门口了!”

   “你吃过了吗?”

   “尝了一点,很甜很好吃!”

   “我想吃了……”

   “其实吧……”白宇去拿瓜的时候回了头没忍住说,“我觉得菠萝好像更适合你吃诶!”

   朱一龙也没忍住笑了出来:“那是加盐好吗?”

   “是吗?诶呀,反正差不多啦~你试试看,这个西瓜是不是超级好吃!”

  “嗯……确实!”


朱白小剧场6 桌宠

*可能ooc

*不升蒸煮谢谢~

*很久以前的脑洞啦,今天忽然想起来了

*虽然你们可能不知道,但还是要说一下,5也是有的,虽然时间太久导致之前的大纲已经看不懂了,但我还是要挣扎着留个姓名!


白宇那天在网上玩儿的时候看到了一个有趣的玩意儿:桌宠。还是沈巍和赵云澜的cp桌宠。

  “喂~龙哥龙哥,你快看!”白宇骄傲的拿着他和手机跟朱一龙炫耀:“可爱吧~是不是特好看!要不要也来一个?”(请自行脑补你家的傻狗子一脸得瑟求夸奖的的表情。哦,不要忘了它拼命摇晃的小尾巴。)

  朱一龙见到的就是这样的白宇。

  嗯,又蠢又可爱。怎么肥四,竟然有被萌到是肿么肥四!

  等朱一龙冷静下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交了手机。

  果然颜既正义。

  再然后,白宇后悔了。

  喵的!他们两个大男人还甜不过两只小桌宠的日常!(好像哪里不对……)但是就是很可恨啊,太气人了啊!很有挫败感啊!

  那天的深夜。

  “龙哥……”

  “……嗯。”

  “我有点儿撑。”

  “我也是。”

   “还有点齁……”

   “我也是。”

  “为什么他们这么好看……”

  “还这么甜……”

  “你看,沈巍又给赵云澜盖小毯子了。不是,这赵云澜怎么哪儿都能睡!沈巍还看着他笑!他还戳赵云澜!怎么回事!他还越靠越近!要亲上了要亲上了!靠!少儿不宜少儿不宜!赵云澜睡着了脸都红了……唉!造孽啊~我还只是个不到三十岁的孩子啊……”

  “小白……我其实看得到的。我们俩的桌宠是同步的。你这样,我会觉得你别有用心。”

  “哈哈,有吗?没有啊!我就给你直播一下嘛~我们现在好不容易都有点时间,可惜不在一起……我这也是为了我们的感情嘛~要不然我大半夜不睡觉趴床上看他俩干啥?是吧?”

  “……(我信了你的邪)”

  “诶!龙哥龙哥!你快看你快看!沈巍也睡着了!我去!怎么回事?赵云澜醒了!他之前是装的!怪不得他还脸红了……他要干嘛他要干嘛!突然出现的床是怎么回事?他抱起了沈巍!他们睡了!他们睡了!”

  “是的。他们睡了。”

  “确实……”

  “……”

  “……等等!大半夜的,他们都睡了,我们俩还是只能连麦……”

  “……”

  “唉,龙哥啊~”

  “没有那么悲惨。你开门看看。”

  “龙哥!”

  “嗯。”

  “你明天不是有节目的吗!?”

  “那个节目组出了点事儿,时间往后推了一天。”


  天已经完全黑了。可是这个世界就是这么不公平:有的桌宠都睡了,有的人还要在这漫漫长夜里幸福的****。



(可以不看的:

  桌宠是真的有啦,但是我没有!很久以前在我闺蜜那里听她讲的她的桌宠,就有了这个脑洞啦)


某位带口音的生物老师:“啊,这个是朴树。”

众位同学:“???”

老师:“就是那个歌手!那个唱歌的朴树,名字都是一样的。”

众位同学:“哦~”

片刻后,某人伸手抵着树干,一脸憧憬的仰着头问:“你会唱平凡之路吗?”


“很久很久以前啊,有两位仙人。这两位是夫夫,一者呢,司世间合,就称司合;一者呢,司世间离,自然称司离。
后来啊,出了一件大灾,要散这劫难,两位中是必定要死一位的。可他们都想要对方活下去。于是司离将司合暂时囚禁了起来,独自赴死。谁知司合只是故意配合她,司离一走便破了封禁,始终跟在司离身后。
大劫消散时的致命一击司合挡了大半。司离满眼惊惶无措,只能看着司合银白的衣衫上晕出血色,自己甚至唤不出一个完整的音节。
‘莫怕,’司合仍是眉眼噙着笑意,只多了心疼,‘我没你伤得重。’司合擦了司离眼角泪光,抱住了他。
这司合其实生路已绝,最后一击碎了他心脉。
‘我……不信……'
‘你……'他一张口,先前压下的血便立时涌出。他不动声色,以最后一点仙力除去才开口:‘你信我。我们窗上第二格是空的,里面有我少时游历得到的神药,定能救我们。你去取来,好不好?’
司离悄悄收了掌,咽下喉间血腥气,轻声答好。
仙力也是一味良药呢。他的毕生仙力,定能救他。只是现在要先藏着,待他走后再引发。
‘你不准骗我。’可我却在骗你。
‘我绝不骗你。’只是那药救不了我。     
‘那你一定要等我!’我回不来了……
‘我等你回来。’我等不到了……
‘我爱你……’我要你活着……
‘我也爱你……’我要你活着……
这是两位仙人最后对彼此说的话。
后来?后来当然是两人都死了。司离仙人死得早些,他还没来得及发现体内司合仙人的仙力。一直注视着司离的背影,到最后没了气息,却也始终是笑着的。
司合仙人要晚些,离了司合仙人的视线后,引动了仙力,倚着山石笑着去了。”
“这二位仙真蠢。”
“为何?”
“明明可以有一个人活下来的。就算他们都想与对方同死,为何有不在最后一刻相守呢?不是更完美吗?”
“或许吧。我倒觉得这样挺好的。他们都觉得自己护住了对方。你看,到死都是在笑着的,挺好的啊。”

日常小甜饼


老师: “为什么电脑一直没有反应啊???”(又点了几下)
 
A:“我觉得电脑可能灵魂离体去其他地方浪了,很可能就在隔壁班撩电脑妹子哦~”

B: “……又是人不如电脑的一天……”

隔壁班老师:“那个,打扰一下,我们班多媒体好像又坏了……老……李老师能帮我修一下吗?”

【原创】冷暖

    “我出去走走。”
    女孩轻轻的关上了门。她已经没有力气去摔门了,就像她已经没有力气去争吵了。
    她一点一点的远离那个家的灯火。
   深秋的风很冷了,她只穿着单衣,感受着寒气一点点渗入皮肉里。想了一会儿,她还是掏出手机,先关掉了流量,才点开那个头像,将手机凑到嘴旁。
   “……霄……她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啊,我真讨厌她……嗯…好香啊,现在还有桂花开啊……好可惜你闻不到,你也听不到我说的这些话。
    “我怎么这么怂啊……我明明有那么多话想和你说啊,可是现在只能这样……我真怂……唉,我真的很讨厌他们。我从来没有恨过一个人,我也不恨他们,但是我讨厌他们。我不想见到他们……嗯,好冷。”
   女孩用另一只手轻轻抱了一下自己,笑了:“你看,生活从来不是偶像剧……
   我难过的时候,从来不会有一个安慰
   我想哭的时候,从来不会有一个肩膀
   我孤单的时候,从来不会有一个怀抱
   我冷的时候,也从来不会有一件外套
  “我只有我自己。可是我有的,是一个不好的,连我自己都讨厌的自己啊……霄……我真的特别想哭,可是哭不出来了怎么办啊?他们只能看到我以前摔门的暴躁和决绝,但是没有一个人看到我转身的那一瞬间就哭了啊。他们只知道我对他们不亲近,太冷漠,完全忘记了我以前的满腔热血是怎么被他们的不耐烦浇灭的……已经那么多次了,我真的,好累啊。
   我试过去理解他们的,很努力的试过啊,可是,我一个人真的撑不下去。我不想撑啦……我真的特别想抱抱你啊,我们,真的隔着好远的距离啊……霄,我什么时候才可以离开这里啊,我真的好想去很远很远的地方想去一个温暖的,有不是很多人的地方……”
   “诶!你走的怎么这么慢啊?”
   女孩慌忙转过身,垂下的昏黄的灯光只照得亮她弯弯的嘴角,仿佛那被黑暗模糊的眉目里也是惊喜:
   “哥?”
  “嗯,咱们一起走吧。”
  “嗯。”
  “你什么时候出来的啊?”
  “嗯,没有看时间……”
  “好吧,不过估计走了也有十分钟了吧,你可真是慢啊~”
  “哥!我没有!”
   “好好好,你不慢~我们往哪里走啊,公园吗?”
  “嗯,公园比较近。”
   “不过公园人最近有点少哦,天这么黑,你不怕啊?”
  “哥!”
   “诶、你走这么快干什么?没事儿啊,反正有我,我护着你啊!诶,慢点啊!”
  

   女孩坐在长椅上,一旁的哥哥正抬头看着难得的星空。
   女孩翻到之前的界面,在未发出的语音下又编辑了几条文字:
    很开心啊
    虽然他什么都不知道
    他也没有安慰我
   但是
   星星真亮
   天气真暖
   很开心啊
   真的,真的很暖啊

  

朱白小剧场4 震惊

*脑洞
*不升真人
*文笔预警
*依然ooc
*真的想开车的,结果发现没有高速,没有驾照。真的不怪我,我是知法守法好公民!
*里面说的视频是papi酱的,名字大概是标题党,只看过一次,实在没记清……有兴趣的可以找找……真的挺搞笑的

   安静的室内。
  阳光扎透窗户斜进来,又温柔的拂过两个极好看的男人的面孔,最终在床上停下,印下斑驳的光影。
   一人坐姿懒散,说是倚着另一人,其实几乎整个人都要瘫在那人身上了。虽然确是一副天生好皮囊,却因不加修饰、胡子拉碴而显出掩不住的慵懒与痞气。
  另一人则是一副君子端方的模样,坐姿亦是规矩,只是看向身侧人的目光却十分溺人,如画的眉眼间是十二分的炙热。
   可惜,那人却正兴致勃勃的看着手机,笑容满面,完全忽略了他。他眼中的炙热渐渐化为委屈,正想开口刷刷自己的存在感,就听见那人似是憋笑憋了几十年一般,简直可以说丧心病狂的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龙哥哈哈哈哈哈我哈哈哈真哈哈哈好好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嗝~哈哈哈哈哈咳咳咳诶呦我去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咳咳咳……”
   朱一龙:“……”
   朱一龙本来是真的想要生气的,而也是真的很生气的。可是看着白宇咳的通红(其实只有乌黑的胡子)的脸,还是忍不住把他扶过来顺了顺气:“不是,老白,白宇,你都奔三儿的人了,怎么整天跟个小孩儿似的,连笑都能呛到自己。”
   白宇睁着咳的通红,眸色潋滟的双眼,支楞着同样通红的耳朵,无辜道:“我本来就是你的小孩儿啊,而且,”白宇又凑近了一些,呼出的热气裹着朱一龙的耳朵,满意的看到那双耳朵泛着通透的红色后,才继续说下去:“我啊~只在你面前这样。”
   好了,这下朱一龙连耳朵尖儿上的绒毛都是通红的了。
   白宇看着他龙哥这样就想撩拨,忍不住又开口道:“龙哥~你怎么还害羞啦?这话还是上次你讲的啊!
   朱一龙垂眸努力压下眼底的风波,睫毛却无意间扫过白宇的耳朵。白宇浑身一酥,僵了一下,身子向后侧了侧,准确的伸手揪住了朱一龙的睫毛。
   还没有完全平静下来的朱一龙:“……又没有忍住吗……”
   “哈哈哈哈,龙哥你真了解我!”心虚宇在朱一龙幽暗的目光中退了退,“那个,哈,我们才刚醒没几个小时啊,不是,太频繁不好对吧,哈,那个,呃,龙哥,龙哥!嗯,对,你就不想知道我刚刚为什么笑的那么开心吗?真的!我还想到了一个很有趣的东西!”
   朱一龙的不想还没有出口,白宇已经抓起手机,把视频播给他看了。在白宇期待的眼神下,朱一龙只好认真看下去。
   几分钟后。
   白宇看着面带微笑的朱一龙,不可置信道:“就这样了吗???”
   “确实挺搞笑的。”
   “然后呢???这就是你的好笑???”
    “是啊。我都笑了啊。”
    “……”
   “那,小白,要么,你来演一遍?”
   “欸,这个好玩儿,可以试试啊!”
   居黑龙: “那你开始吧!”
   内心:我憋笑憋了这么久就是为了看你演啊快点啊!憋笑真的很辛苦啊!
    “咳,那我,酝酿酝酿……”白宇对朱一龙无辜的微笑以及卡姿兰大眼睛实在没辙,只能勉强压下蠢蠢欲动的手,装摸作样的清了清嗓子。
    “好了,那我开始了!话说……那个,我……”白宇看着龙哥疯狂上翘的嘴角,忍住了翻白眼的冲动,还是没忍住开口道:“龙哥,我什么都还没有说呢……”
    “哦,对啊。”
   “那你笑什么……”
   “我笑了吗?没有啊。”
  “明明笑的贝加尔湖都在飙狂风了……”
   “是吗,那可能是你太有喜感了……嗯?白宇,你刚刚说什么???”
   “哈,没什么啊,龙哥,让我们开始表演吧!”
   一会儿后。
   ……
  “龙哥,我好像……”
    朱一龙冲他关怀的眨了眨眼睛:“怎么了?”
   怂宇:“哈哈,没什么,我我再看看视频找找灵感……”
   朱一龙看着很快就沉浸在鬼畜里的白宇,眼神又暗了暗。
   毫无所觉的白宇:“哈哈哈哈……好玩儿哈哈诶!我想起来我的灵感了!!!震惊!朱一龙竟是贝加尔湖的涟漪化身!知道的人都哭了!朱一龙的睫毛竟然是蝴蝶转世!!!”
    朱一龙看着一脸“我真聪明快夸我快夸我”的白宇,无语的连白眼都不想翻了:“你开始想说的真的是这个吗?你确定吗?嗯?”
   “我……哈哈,是吗,怎么可能不是……”
   “哦,没有吗?”
   “……好吧我说!是,震惊,朱一龙竟然被……被……”
   “我知道后面是什么,”朱A龙缓缓靠近,低声道:“震惊,白宇竟被朱一龙(*)了……”
   “不是!明明是你……嗯……龙……唔……”
  

朱白小剧场3 我要结婚了

*脑洞。。。
*不升真人。
*文笔预警。。
*可怜巴巴的抱住我的ooc
*绝对HE

  这是黄昏。
  很难得,这次不易的空闲时间朱白二人没有再嬉笑打闹。因为白宇在两人刚见面时就宣布今天有很重要的事要说。
  朱一龙看着白宇难得认真淡漠的面容,心里忽然有点慌。可面上依旧平静,带着往常的温和笑容。
  但是白宇没有再说话。他偏过头,眯眼盯着窗外的夕阳。他真好看。霞光使他的面容格外硬朗,像是一尊远离烟火的雕像。
  朱一龙原本瞧着他被镀上一层滚烫鎏金色的玫瑰花刺有了些笑意,却忽然被自己的想法惊得心脏一疼。他的好看,离我真远。
  朱一龙终究是没有忍住,先开了口:“……老白?”
  他似乎看见白宇的眼睛里亮起了星星,转过头期待的看着他,可又不知道为什么,那星星忽然暗了。朱一龙的心仿佛也跟着暗了暗,沉沦下去。
  白宇看着朱一龙发了一会儿呆。回过神来时,他忽然冲朱一龙极幸福,极温柔的笑了一下:
   “龙哥,我要结婚了。”
  朱一龙刚从他的笑容里挣扎出来,又被他的话惊得快要失去理智:“你说……”
  “我说,我要结婚了。你可能会觉得突然,但是我想和他在一起已经很久了。我喜欢他。不,我很爱他,我会和他一辈子守在一起。我相信我们可以走过人生的山高水远。你……”
  “我?我……”隔着桌子,白宇看不见他紧握着的双拳。“我祝你幸福。”
  “嗯?祝我幸福?那,他呢?”
  “她,她确实很幸福。”
   “龙哥,你不想见见他吗?”
   “我不觉得有必要,而且……”他顿了顿,接着说下去,“而且,我相信你的眼光。”
   “朱一龙,”白宇又笑了一下。可是那看着很幸福的笑容下,却仿佛藏着极悲伤的暗流。“你就没有其他的什么,更真诚的话想说吗?”
  “ 我……”朱一龙迎着白宇希冀的目光,心里忽然有了一个猜想。他想笑,又想哭,更觉得委屈。之前心里疼的几乎要掉下来一块肉的地方,一时绽开了一朵花儿,整颗心都被名为白宇的阳光塞的满满当当。
   数波复杂的情绪碰撞后,他微微低眉,敛了眼底的波光与欣喜,艰难的将神色换成淡然平静,再抬头时眼底已是真诚不做伪的祝福。他朱一龙的演技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先前,只是一时没有收住。
   “老白,刚刚真是被你吓到了。那么突然就要结婚了。”朱一龙弯着眉眼,眸光潋滟,语气温柔:“不过,我也要结婚了。我也很爱他。我也会和他相守一辈子。”
   白宇觉得自己的大脑已经不能再做出任何反应,只是自己的尊严在努力不让自己出丑:“……是吗……那,祝你,祝你们也幸福……”
   “白宇,你不想见见他吗?”
   白宇看着朱一龙满眼的期待,强压下心里要溢出来的酸涩,艰难的笑着:“我也,很相信你的眼光。”
   “那你就没有什么更真诚的话想说吗?”
   一模一样的对话。
   白宇的震惊在朱一龙温柔的笑容中“涅槃”成了惊喜。
   “龙哥!”他的声音里带着压不住的委屈:”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我很早就知道了啊!”
   “你故意的!”
   “是啊。谁让你先骗我啊!”
   “谁让你什么都不说,还表现的那么不明显啊!”
    “是吗,你要我说什么啊?”
   “说你……凭什么要我说!”
   “是你先的啊!”
   “明明是你!朱一龙!”
   “好了好了~”不知何时,两人已经坐在了一起。
   “是我先喜欢的你。
   白宇看着朱一龙近在咫尺的睫毛,忽然鬼使神差的伸手拔了拔。
   朱一龙:“……”
   “拔”宇:“……”
   “哈哈,那个,我情不自禁嘛,忍不住啊。你要知道,这可是无数小笼包的梦想嘛!”
   “我以后只给你玩儿。”
   “龙哥,你!”
    “难道不是你吃醋了吗?”
    “我才没有。”
   “是吗?”
    “龙哥,不是,你口才什么时候那么好了啊?我看你采访的时候也没有这么……唔……”
    良久后,朱一龙盯着白宇通红的面颊,认真地说:
   “那只是因为那个人不是你。”
 
 

朱白小剧场2 扑哧一笑

*just脑洞,千万别当真。
*文笔依然不好的我。。。
*不升真人谢谢。
*骄傲的抱住我的ooc
  

  白宇好像有点儿喜欢他的龙哥。
  其实他觉得龙哥也喜欢他。要不然面对他的小小撩拨怎么老是那么害羞还不拒绝呢。可是白宇不确定。白宇第一次感受到喜欢一个人的那种纠结。
  可还能怎么办呢,等着害羞腼腆的朱一龙先表白吗?白宇觉得那可真是有生之年系列事件啊。谁让自己先喜欢朱一龙呢?
  白宇决定撩个大的。
  这次的撩,北老师可是下了大功夫的。白宇查了无数个帖子,发现一个定律:最让你男朋友动心的,就是你的笑。最好是“扑哧一笑”。一定要笑的清新自然,甜美可人,娇羞无比,。最好再加个媚眼,眼睛一定要眸光流转,无比灵动。
  白宇觉得很纠结。眼睛还好,可自己一个大老爷们儿,笑的要“清新自然,甜美可人,娇羞无比”,这个,难度有点儿大。而且,话说,扑哧一笑真的不会喷口水吗???
   但是看着无数男同胞赞同的回复,白宇决定还是临场发挥试试。
  不过北老师好像忘了,这个帖子里撩人的人是女生。
  潜意识里给自己定好位的北老师开始想怎么把朱老师哄骗过来:惊喜?呃,好蠢的感觉。生日?可是……时间确实还有很久啊。那……好像,想不出来了。
  这边北老师急得都快要掉腿毛了,那边居老师正在为自己几天的休假而开心~又可以(不)痛快的和老白开黑啦!
  悠闲的居老师慢悠悠的掏出手机,给焦躁的北老师去了个电话:“老白?有时间吗?”
  “龙哥?你咋……哦,你休息了?”
  “是啊,你呢?”
  “我?我反正这点陪你的时间还是有的,要干嘛?吃鸡?”
  “是啊,视频吧?我好久没见你的玫瑰花刺儿,还挺想它的……”
  “哦?是吗?我也很想问候一下你那贝加尔湖的涟漪呢~”哼!互相伤害嘛,谁怕谁啊!
   互相伤害终于开始吃鸡后渐渐停止,心情愉悦的居老师竟然要尝试讲笑话!北老师默默的放下了快要送到嘴边的水,想了想,又不安生的换成了口香糖:我也不是每次都会出意外的嘛。
    “诶,白宇,你知道吗?我现在一看到你吃口香糖,就想起你上次采访的时候说的事儿,哈哈哈,你都不知道,我上次为了给你面子,憋笑憋得有多难受!”
   “不是,龙哥,你不是要讲笑话吗?笑话呐?”
   “嗯?难道你觉得这个不好笑吗?”
   “好笑是好笑,可是,这不是你原创的啊!”
   “那,我就没有了。真的想不出来。”
   “龙哥,你活的真,真正经。”一心想要找个机会笑的勾人心魄的白宇表示有点急,“你可以去网上找个段子念啊!”
   “嗯,你一定要听吗?那好吧,你等我一下啊。”
    几分钟后。
  “我觉着这些好像都还好啊。。算了,我给你直接念第一个吧。”虽然自己的龙哥一脸淡然平静,但是,白宇老觉得哪里不对劲儿:“那,那也行,你讲吧。”
   “咳!我讲了。谁能找得到北?”
   “龙哥你搜的都是些什么!!!”
    一脸无辜的居老师:“关于白主播的段子啊。”
   白宇:我嘴里有一颗口香糖,这一口老血不知当喷不当喷?
 

朱白小剧场1 痒

*群活动文。just开脑洞,是看到居老师北老师的学猫叫有的灵感
*我也不知道会不会有2😜
*不升真人谢谢
*文笔真真真真真真真真不好,见谅啦
     
      采访现场【反正各种场景和表情你们自己脑补吧】
    主持人:上次两位老师合体唱的学猫叫很火呢,所以这次节目的活动就是唱歌哦~
   北:龙哥,你有没有闻到一股味儿~
   居:(配合的露出疑惑的表情)啊?
   北:一股醋味儿---好酸啊~
   居:(一本正经)哦,醋当然酸了啊。
       现场忽然陷入沉默。。。
   北:(忽然怒)你们不许欺负龙哥!!!
   众人:???我们干了什么???
   主持人:(扶额)呃……好的,我们不欺负居老师(微笑)我们现在可以继续节目了吗?
   北:(理直气壮)继续啊,没有人让你们停啊!
   主持人:(微笑即将崩坏)是啊,没有人(重音)让我们停!
   北:嗯?
   主持人:(怂)哈哈哈,怎么了吗?没怎么啊!来来来,让我们继续采访啊~
   居:(乖巧)嗯。
   北:(豪放)来啊!
  主持人:……好,那么开始我们的采访!活动部分之前呢,我们先来问几个问题活跃一下气氛啊!那么,先来一个简单的热身问题:北老师和居老师私下的关系如何?很简单吧?
  北:(开始对居老师动手动脚,勾肩搭背,挤眉弄眼)这还用问吗?我们私下里关系当然好啦!对不对啦,黑袍哥哥~
  居:(微笑)……不对。
  北:(委屈巴巴)黑袍哥哥,你怎么能这样呢?人家好伤心了啦~
  居:(嫌弃的微笑)你走开!
  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此处省略一万个哈哈哈)龙哥你实在是太好玩了哈哈哈哈哈哈……(此处再次省略)
  主持人:emmmm……狗粮味儿的瓜啊,大家快来吃一吃看一看啦~
  居:主持人……你……
  主持人:怎么啦?(无辜)好了,第二个问题啊。这是个很严肃的问题,请问两位对于剧版镇魂的结局有什么想说的吗?
  北:这个还需要我们说什么吗?镇魂女神说的比我们好多了啊。
  居:这个,我知道女神们都很伤心,但是也不要太纠结了,P大不是要出新的番外了吗,相信肯定会很甜的。(戳了戳白宇)。
  北:嗯,确实,这叫什么?这就叫因苦得甜啊女神们!
  主持人:那两位老师会看吗?
  居:我有时间的话应该会去看看的吧。
  北:?我看什么?看赵云澜和沈巍腻腻歪歪然后被沈巍……咳,看他俩腻歪干嘛?
  主持人:(坏笑)北老师,我们都知道你要说什么哦~
  居:(脸红,耳朵红,脖子红,低头偷笑,偷看北老师)……
  北:你说什么?我不知道啊!诶,龙哥你怎么了,又不是你被……不是,怎么了吗?怎么都停了?!下一个问题啊!
   主持人:emmm……心疼一下单身还要苦逼的工作还要被秀恩爱的自己……好吧,那么,请回答第三个问题,也是最后一个问题:两位老师期待以后的合作吗?具体有什么想法吗?
  北:期待啊,毕竟龙哥这么好的人,是吧?
  居:(羞涩一笑)嗯,我也很期待。
  主持人:这是开始了商业互吹模式?那好吧,具体的想法呢?
  居:就,我希望能演一下反派吧,想换一个风格。
  北:我?你们不都说我换剧如换脸嘛,那我还是想多试几张没用过的脸。
  主持人:咦?这次的话题竟然神奇的没有跑偏?!果然,居老师开口就是不一样啊~虽然总觉得北老师的话哪里怪怪的……不过,现在我们的问题终于问完啦!活动终于要开始啦~
  北:终于?这个词用的真的是……引人深思啊,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主持人:恭喜北老师答对啦~可惜没有奖哦,那现在看看你们要唱的歌吧!快看快看啊!
  北:(兴奋?)我先来我先来!(笑容渐渐僵硬)请演唱《痒》……的片段……
  居:(笑容渐渐消失)痒?(又勉强回来)痒?一定是老,小……小白读的不准,是羊吧,羊,肯定是因为我们俩都是白羊座的,对不对?(期待的眼神)
  北:(一脸同情)龙哥,真的是痒。不信你自己看啊,真的,不骗你!
  居:(表情复杂的接过卡片)我,我还是不看了……(转头看向主持人,巍巍一笑)可以换一首吗?这首我,我不会唱,多几首也没关系的~
  主持人:(微笑)可以啊!(看着居老师亮着星星的眼睛,继续微笑)你们还可以唱青媚狐、极乐鸳鸯,哦,威风堂堂也可以,要不要试试看?
  北:(忽然兴奋)威风堂堂!龙哥!威风堂堂!(兴奋到抖腿)唱威风堂堂!
  居:(一脸狐疑+不信任)威风堂堂?名字是挺正常的……能先让我听一下吗?

     (片刻后)
  居:(脸红,耳朵红,脖子红)白宇,我真是信了你的鬼!
   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再次省略无数个哈)龙哥你真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居:(无奈又无措)白宇!!
  北:我在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龙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龙哥啊哈哈哈哈哈……
  居:(一脸悲壮与决绝)你走开!我们唱痒!白宇,你别忘了,是我们!
  北:没事啊,反正有你啊!不行,你还是先让我笑会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再再次省略)
  居:你再笑就自己痒去吧!我不会,你教我!
  北:(假装一本正经)好,来,龙哥,跟我一起唱啊,我唱一句你唱一句啊~
  居:(点头,犹豫了一下)你要是实在想笑的话……
  北:(逐渐露出快要憋不住的笑)那我笑啦!
  居:你就忍着吧,快唱。
  北:好好,我唱啦!准备好啊龙哥~
  居:(无奈)你倒是唱啊。
  北:那我真的开始了啊~
  居:(不想说话的龙哥)……
  北:好好好,我真的唱啦!来了啊!(以说“黑袍哥哥慢走”的语气)来啊~快活啊,反正有大把时光~
  居:(逼良为娼即视感)来啊,快,快活啊,反正有大把时光。
  北:来啊~爱情啊~反正有大把愚妄~
  居:来啊,爱,爱,爱情啊,反正有大把愚妄~
  主持人:(面色复杂)其实吧……两位老师啊,你们……
  北:我们可都唱了啊,别说什么其他的了,来来来,龙哥,我们快唱完,这样他们就没有什么好说的啦!
  居:(猛点头)嗯!
  北:来啊~流浪啊~反正有大把方向~
  居:(已经视死如归?放飞自我?)来啊造作啊反正有大把风光!
  北:(骚姿弄首)啊~痒~
  居:(君子端方)啊,痒。
  北:(一脸恨铁不成钢)龙哥你真的是,连唱这首歌都有一种在歌颂祖国,赞美世界的感觉……
  居:(乖巧)
  主持人:(默默冒泡)其实吧,你们可以不唱这一段的……
  北:(意识到不妙)嗯?
  居:(有点反应过来)啊?
  主持人:卡片上只是说唱痒的一段……还有啊,其实痒开头的那一段超级正经的……
  居:(已经听过开头,握拳,深呼吸,微笑)白宇,我们现在就决斗吧。
  北:(笑到锤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龙哥哈哈哈哈哈哈决斗哈哈哈哈哈哈哈PK什么啊哈哈哈5秒脱衣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来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行我要笑死哈哈哈哈哈哈哈……
  居:(无力绝望)……白宇!